搬砖打蜡工

再忙也要磕裘光

哎呦喂我滴loft账号总算找回来了

尹正* 吕鋆峰 山鸡*陵光 会真记(又名贵族公子与采花(误)大盗)吃我一发激光cp UP主: 搬砖打蜡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025727

红白玫瑰(视频文案)裘光 十光 双向黑化文案:陵光率军入侵裘振所在的国家。作为上将军独子的裘振,领兵抵抗陵光。最终战败,全家被陵光下令处死。陵光却在战场上对裘振一见钟情,他留下裘振作为暗卫。裘振忍辱偷生,希望有机会能够复仇。但陵光虽然爱慕他,对他早有防备,并不和他亲密接触。在相互试探的过程,裘振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自己的仇人陵光,在他的潜意识中逐渐希望自己不曾背负这个身份,而能够和陵光重新开始。随着二人关系逐渐亲密,裘振的杀心也被陵光察觉。裘振逃离王宫,陵光并未阻拦。

为什么我躺尸了半年反而涨了粉?这样很打击我的积极性啊

我猜他的相貌平平无奇(已完结)


陵光是个虎逼。
裘振下夜班的时候这样想。
彼时他刚刚结束工作,正准备去便利店买瓶汽水,冷不丁从货架与货架之间的夹缝里看到了陵光。
好家伙,就顶着一脸彩妆上超市来了。
幸好裘先生作为一名优秀杀手,职业素养非常高,不然这大半夜,于花花绿绿的货架中猛然看到这异彩纷呈的一张脸。
一定会尖叫一声浑身绷紧踩着吓到变形的碎步惊慌失措地跑出去。
哦,这不OK。
太娘了,很不攻。
裘振表现得很稳。一丝破绽也没得。
他只看了两眼便转过视线,继续挑选汽水。暗地里竖起耳朵留神陵光的动静。
货架那边的陵光窸窸窣窣拿了几袋东西,拖着脚步,往柜台方向去了。
裘振随手拿了一瓶汽水,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裘振看着陵光手里的辣条,想起直播时候陵光总是抱怨胃疼,心里非常无语。
陵光付了钱,一边拆包装袋,一边往外走。
裘振看他吃东西的样子,也十分好笑,缩着肩,捧着袋子,腮帮一鼓一鼓,像个松鼠。
裘振悄悄跟着陵光到楼下,目送他上了楼,开了灯。
转身回家。
一边走一边低头憋着笑。
笑完又觉得自己很幼稚。

陵光挑开窗帘,见裘振已经走远了。
抱着零食慢吞吞回到电脑桌旁边,打开了直播。

裘振一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网,发现“一个年华逝去的中年人”已经直播了一段时间了。
他刷了几个礼物,直播就结束了。
裘振把手机接上电源,刚准备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啾啾!”手机里传来两声鸟叫。
裘振严肃起来,这是为接任务特设的铃声。

听完语音。裘振打开密码本,把内容一一破译出来。
又有新任务了。
老板真是吸血鬼。裘振心想,都不带放几天假的。
幸好时间是明天。裘振烧掉写了信息的纸条,决定还是先洗澡睡觉。
纸条沾上火星,就要燃烧的时候,裘振又瞥了一眼地址,心中突然不安。

第二晚也是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的好天气。
裘振站在昨天刚刚来过的地方,心情凝重。
原本还抱有侥幸心理,希望不是同一个地方,然后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记忆力。
尽管只是昨晚来过一次,但是一点没错,这次的目标对象,就是天璇王……陵光。
陵光竟然是天璇的老大。
想到他的肥鸟……哦,不,朱雀妆,饶是裘振再见多识广,也觉得不可思议。
裘振想起那个可爱的妆容不禁又要笑,可再一想自己现在的处境简直要哭。
就这样哭笑不得的,优秀的杀手裘振先生。在任务目标楼下站了几个小时。
“啪啪啪”有人一边鼓掌一边从暗处走出来,还非常装逼讨嫌地吟诗:“真是如此良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啊”
裘振都不用回头,从他风骚而又张狂的步伐,做作而又自得的语调中,就知道这个人正是他的同事,小艮。
裘振皱眉,看来他和陵光的渊源早在组织掌握之中,怕他下不了手而放水,还派了一向喜欢和他抬杠的小艮来看着他。
“你也是很有耐心”裘振懒得看他“蹲角落这么久。”
“不久不久,看你笑话,多久都不够。”小艮笑嘻嘻地答。
平日里,裘振实力地位远在小艮之上,他并不敢这样还嘴,这次是吃准了裘振要翻船,眉飞色舞得就差没挂个横幅幸灾乐祸了。
“怎么样?”他挑衅地问“天都快亮了,还不开工?”
裘振挑眉。双手插兜,很冷酷地进了楼道。
安保设施被提前破坏了,两人一路畅行无阻,直走到陵光门前。
裘振看着门牌号,心里哀叹。

这边小艮已经熟练地撬开了锁,让到一边,对裘振作了个请的手势。
裘振依旧冷酷地插着兜,抬腿,一脚踹开门。
就这么大剌剌走了进去。
小艮拔出枪,紧跟着裘振。
裘振都能感觉到他的枪快抵着自己的背,不禁在心里叹气。
但面上依旧是非常冷酷。
美妆博主陵光正在护肤。
他脸上贴着愤怒的小鸟主题的面膜,两个爪子正在脸上敲敲打打,加速吸收。
看到两位不速之客。
陵光呆若木鸡。
“你们怎么进来的?”
裘振沉默。
小艮在他背后阴恻恻地开口:“自然是来取你性命。”
陵光愣了愣“你答非所问啊。”
“住嘴!”小艮最讨厌别人不让他solo,他将枪抵住裘振,“动手啊!你想死吗?”
“不动。不想。”裘振冷冷回答。
“砰!”
小艮应声倒地。
裘振抽出手来,手里攥着一把袖珍枪。
可惜了我的裤子,不该为了见陵光穿了我最喜欢的一条,这下报废了。裘振难过地想。

愤怒的小鸟,哦,不,是陵光,果然不亏是大哥大,看到死人一点也不慌,还在慢慢涂手膜。
“刚才他说,是来取我性命的。”陵光声音里透着笑意,“那现在呢,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他的声音真好听,手真好看,连那张面膜都是那么可爱。裘振心里非常荡漾,但依然是酷酷的表情。
“我不想杀你,我们走吧,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
“哦?”陵光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杀我了?那你岂不是背叛了组织?”

裘振沉默了一会,“等送你到安全的地方,我会回去请罪。”
陵光撇撇嘴“什么是安全的地方?”
因为时间太紧急,裘振也还没想好,总之肯定得先离开这里。
陵光起身,凑到裘振身边。
他摘下面膜,一张脸晶莹如玉。乌黑的眸子望着裘振“要我说……”他欣长的手指轻轻划过裘振胸口“要在这里,才安全呢。”
裘振已经当机,满脑子都是弹幕。
我从未见过如此出尘绝艳之人。

裘振觉得自己可以再杀一百个小艮。
并殴打那个曾经觉得陵光平平无奇的自己。

就在裘振内心波涛汹涌天翻地覆觉得自己真是慧眼识珠要给自己点一百个赞的时候,“咔哒”一声,子弹上匣的声音,惊醒了他。
“太不小心了”陵光摇头“这样怎么保护自己。”
裘振低头,陵光的枪抵着他的……枪。
裘振酷酷的表情维持不住了。
红晕染上他俊俏的脸。
陵光低头笑了下,收了枪。
重新坐回沙发椅里,往后一靠。
“你可以开始请罪了。”他歪头看他“我来看看够不够诚心。”
裘振愕然。
“怎么?”陵光翘起二郎腿“不是钧天让你来刺杀我吗?”
“是……可是”
“哼!”陵光傲娇地哼了哼,“钧天又何尝不是我天璇的。”
所以陵光是自己未曾谋面的大大大大大大boss?
“你……你今年多大了?”裘振看着他那张绝不超过18岁的脸,语无伦次。
“28啊”陵光突然愁眉苦脸起来“怎么,嫌我老了吗……嘤嘤嘤我果然是一个年华逝去,青春不再的中年人。”
裘振瞠目结舌。

“你不要排斥姐弟,哦,不,那个兄弟恋嘛”陵光眸光一转,幽怨地看着他“也就比你大几岁而已。”
裘振持续掉线。并连连后退并一脚踩到死翘翘的小艮。

“……”裘振低头看着死小艮。又看向陵光。
“他呀……”陵光悠哉地说“打个电话叫人把他拖走,碍眼。”
人人都说天璇陵光骄扬跋扈,但也没听谁说他会乱杀下属。
除非……
“这个小叛徒”陵光哼哼“早就想弄死他了。”
裘振皱眉,声音沉了下去。
“那今天我若是不站在你这边。”他感到后怕。
“可是我能感觉到你超爱我的呀”陵光撒娇。见裘振脸色还是不好,陵光才哼哼唧唧地地说“隔壁全是我的人” 他抬头看着裘振“安心啦,我才不会让这个小杂碎伤我们一根寒毛。”他觑了一眼地下的人“他枪里子弹都是糖做的,嘻嘻嘻。”
裘振:……
“好啦”陵光开心地说“快点向我赔罪啊裘振,你可是违抗命令了呢。”
裘振看着他嘚瑟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天还没亮,就算天亮了,也有好多机会可以……肉偿。←_←





我猜他的长相平平无奇
一个小短篇。延用刺客初设(也就是陵光28,裘振24。年下嘻嘻嘻)
杀手振✘美妆博主光

系统提示:你关注的:一个年华逝去的中年人正在直播,赶快来围观。
裘振点了进去,这个叫做“一个年华逝去的中年人”的,是一个美妆博主。
但是这个美妆博主非常奇怪,从来不以素颜示人,总是涂着一层厚厚的妆出镜,然后再在这层妆上涂抹。那种怪异的感觉,仿佛是个经济拮据的油画家,在已经画过的稿纸上再次创作一样。
对此,博主的解释是,因为年华老去,青春不在,所以不愿意让人看见他的真面目。

裘振先生,他是个杀手。
杀手,是需要会观察人的。
尽管隔着高糊镜头和厚厚的妆面,他依然可以从各种细节中断定,这个“中年人”博主,实际上还很年轻。
至于为什么要涂抹成这样。裘先生猜可能因为相貌平平无奇,怕吸引不到观众,所以才如此别出心裁。

关于裘先生作为一个杀手,为什么要关注一个花里胡哨的美妆博主,裘先生不承认是因为觉得这个奇奇怪怪的博主。
有点可爱。

他的仿妆对象很奇怪,不是明星或者网红,而是上古神兽,最擅长的是朱雀。
其实他仿得很像,只是圆圆的鹅蛋脸太出戏,高贵冷艳的朱雀成了一只圆溜溜的小肥鸟儿。

裘先生在屏幕前笑得锤键盘。


那啥……梦入神山其实还没有写完,但是考虑到裘光有可能会出本,所以打算把后面部分当新文放到本子里⊙﹏⊙。如果出不成的话。
呜呜呜呜呜如果出不成的话再说。

怎么冷酷却依然美丽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剪一个对裘振都冷酷的陵光了(开始丧心病狂起来)

红白玫瑰(视频文案)
裘光 十光 双向黑化
文案:
陵光率军入侵裘振所在的国家。作为上将军独子的裘振,领兵抵抗陵光。最终战败,全家被陵光下令处死。
陵光却在战场上对裘振一见钟情,他留下裘振作为暗卫。裘振忍辱偷生,希望有机会能够复仇。但陵光虽然爱慕他,对他早有防备,并不和他亲密接触。
在相互试探的过程,裘振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自己的仇人陵光,在他的潜意识中逐渐希望自己不曾背负这个身份,而能够和陵光重新开始。
裘振感到痛苦和无所适从,他自请暂时离开王宫。陵光内心也很煎熬,同意了暂时分开。
一段时间后,
一个叫顾十安的青年突然进入了陵光的视线。
他的相貌与裘振相去甚远,声音神态却恍如一人。
陵光对他顿生亲近之心。
顾十安与裘振不同,对陵光十分尽心,两人数次行鱼水之欢。
然而陵光总在梦里呼唤裘振,和顾十安交谈的时候也总是回忆裘振。
顾十安暗生妒忌,开始背着陵光调查裘振。
随着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歌词
在线试听
白如白牙 热情被吞噬
香槟早挥发得彻底
白如白蛾 潜回红尘俗世
俯瞰过灵位
但是爱骤变芥蒂后
如同肮脏污秽 不要提
沉默带笑玫瑰 带刺回礼
只信任防卫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一撮玫瑰 无疑心的丧礼
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下一世
红是朱砂痣烙印心中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
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
也磨平激动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 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给我玫瑰 前来参加丧礼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一世/再落空